因此,中国主导的RCEP在后TPP时代还不能显著打破全球力量平衡。中国的对外战略目标,包括“一带一路”以及在南海地区的举措,明显代表其扮演的区域角色正在进入新阶段,但若说中国已向全球领导力迈出一大步还为时尚早。中国只有持续关注政策和改革,加快解决国内经济积累的不平衡因素,才有可能接手全球指挥棒,毕竟全球领导力始于内部实力的支撑。▲(作者是耶鲁大学杰克逊全球事务学院高级研究员,摩根士丹利亚洲区前主席,本文由冯国川翻译)【详细】
五是严格规范跨机构的支付接口。针对非银行支付机构与银行多头连接、篡改或隐秘交易信息等问题,要严格执行网络支付报名结构及要素技术规范。统一使用金融机构编码,采用数字签名、加密传输等措施,从收付款方、商户、渠道、定单等方面完整刻画真实交易,确保支付指令的完整性和真实性,准确记录备付金、网络路由等信息,采用唯一交易流水号和交易终端编码,保证资金的可追溯性和支付指令的一致性。采用支付标记替代支付账户、银行卡号等敏感信息,从源头控制信息泄漏和欺诈交易风险。(完)【详细】